把科学剃掉的朴素奥卡姆剃刀——谈谈科普

 

认知的朴素奥卡姆剃刀

基于人的大脑这个近几万年没怎么进化的物理载体,科学才是流沙上的大厦。人类若不能保证社会的有序化,时时刻刻都有滑回迷信主宰的原始社会的内在趋势,因为那才是我们的生物性渴望的状态。这是人作为智能体最大的弱点。

人类有四套认知系统:原始的爬行动物认知系统,5万年前语言成熟时发展的,5000年前文字发明后发展的,和500年前科学兴起后发展的。每一套都比前一套更不“自然”,更耗费能量,速度更慢。所以人总是倾向于用低层次的认知系统。这也许能解释90-9-1现象。

a2392187973_10

这里定性的定义一下“愚蠢”:是指人类的一种认知的惰性,使个体比较偏向于使用5万年前成熟的那套思维系统,而不是5000年前文字发明和500年前科学发展后发展的这两套思维系统。行为经济学,人机界面设计,传播理论里对这种“非理性”有很多研究。

智力生活的富足和物质生活的富足一样,都是需要大量的资源在支撑的。表面上两个人读一本书消耗的卡路里或者时间是一样的,但是在背后,一个人形成系统科学的思维方法需要的大量的高强度的训练,而且在实践这些方法也需要大量的资源。所以从资源分配上,就不可能让这种方法被普遍掌握。

一个意识形态能普及,就是在和熵做斗争,这个过程必然需要大量的能量。没有自发的或者廉价的方法。想想为什么要花这么多钱做商品的和政治的广告就知道了。至于更抽象的科学原理,就需要更大的能量才能推广,因为它需要唤醒的是近500年发展的认知系统。广告只要唤醒5万年来发展的认知系统,容易多了。

人的多套认知系统,相应各有自己的奥卡姆剃刀。科学家心中的奥卡姆剃刀是在近500年发展的逻辑这个层面的,普通人心中的是近5万年发展的语言思维这个层面的。各种迷信,对科学家来说是多余的假设。各种科学,对普通人才是是多余的假设,迷信才是最简单,最合理的理论。

正常人类在鉴别真伪的时候是利用朴素的认识奥卡姆剃刀,凡是要费脑子的都先扔掉,先接受不费脑子的东西。但我还真不知道有什么科学是不费脑子的。

科学与迷信

在一个充满未知的世界,为了追求安全感(例如免于疾病),了解科学是缓慢和艰难的,而且科学从来不开仙丹。迷信和欺骗产品则不然,他们提供了一种认知上的简易产品,以简洁的口号为某些人群提供了安全感和归属感的锚点。对失去这些锚点人们变得如此恐惧,以致拒绝任何相反的信息

对保健品和某些中药的迷信是不是一种心理疾病?表现在只相信厂家宣传,而不相信医生或其他专业人士,不管有多少证据,多少人来告诉真相都拒绝接受 。我觉得这种固执也许是一种天性,就是所谓的“宗教基因”。有人信了保健品,有人信了气功,有人信了邪教,然后就关闭了自己,再也不回头了。

最成功的的传播就是宗教。科学迄今的成就和宗教比还是很小的。宗教最具有病毒性,几乎每一个宗教都有积极的传播欲望。宗教利用人性,植入思想的病毒。非但宗教如此,成功的商业宣传、文化宣传、政治宣传也都是这样,利用那些人类进化与生俱来的认知弱点,实现有效控制。

在谣言(迷信,鸡汤等等)与科学的斗争中,科学在传播上处于劣势,因为理解科学需要大量的查证时间,谣言只要嘴皮一翻。在历史长程,科学方法能取胜,是靠信谣言,迷信,鸡汤的人把自己害死了,不是靠辩论。

如果由民众决定发展什么技术,那今天我们可能会有一千种抓女巫的方法。

其实不独科学如此,任何一个理论体系都会分为文人的体系和世俗的体系。例如高级僧侣和文人的佛学,与凡夫走卒的佛教,就是两个不同的体系。佛学在发展,但是普通人那里的朴素佛教信仰,千年来没有多少进化。科学也是如此。科学本身被普及,就是它下凡变成迷信之日。多少骗子在利用这一点。

科学教scientology就是最突出的例子,骗子利用科学名词赚取了大量财富。大多数人不会走到这么极端,但大众接受某种合理的科学理论,并非是基于兴趣或思考,而是因为1)因为大多数其他人都在这么做 2)强力机构要求他怎么做 3) 他产生了对某些人的信仰,从而接受了其说教。

Church_of_Scientology_building_in_Los_Angeles,_Fountain_Avenue

科普对大多数成人是无效的

科普这件事从来都是长期的。一个简单的科学概念的普及——比如照相不会勾魂——都要几十年的时间(等旧观念的载体入土以后)。稍微复杂的概念,那都是要上百年时间,几代人也不奇怪。哪有你写篇文章人家就信了的?要尊重愚昧权。对抗愚昧权也不能用暴力或语言暴力——除非是打仗

我觉得科普这件事对成年人口的90%完全是浪费时间,根据90-9-1理论。对10%还思考的人,其中大部分又是世界观已经定型,不怎么愿意进化自己的思想的人。

科普呢,对孩子是有用的,会激发他的兴趣,去学习。但对成人,从统计上讲,我强烈怀疑有几个人会吸收进去。我原来买了好几本方舟子的书给身边的亲友,想让他们不再相信养生和医疗上的一些迷信,都失败了。对成人,科普成功的案例真的普遍么?

转基因这件事,不能靠科普。坦白地说,科普对社会上大部分人毫无作用。公关和广告效果更好。普通人,根本分不清科普和忽悠。最典型的就是老人。火车的普及,不是靠苦头婆心教育民众火车不会破坏风水,而是一,太后都坐火车,二,坐火车方便省钱。科学也是需要营销的,不能只靠讲道理。

4858258098026317203

//@真主钦点卡菲尔:科普哪怕传播得很成功,也肯定会面目全非。它将不以“思辨”和“定律”的形式出现,而流变为“权威”和“决定论”。因为任何信徒需要的都不是“自己去思考和挣扎”,而是“被拯救”和“被指引”。

就象武侠小说普及不了武术,科普作品也普及不了科学,更不用说科幻电影。唯一能普及的是娱乐,而且听众总是有办法把精华鉴别掉,只吸取糟粕。

科普要遵循传播学的规律

科学普及不要抱着启蒙,辟谣,唤醒这些念头。唤是唤不醒的。一切涉及大众的事,只能靠公关,不要讲道理。

科学的进步是靠讲道理。但科学的普及从来不是靠讲道理。

任何一个意识形态能够普及都是依靠盲从和强制,科学本身也不例外。少数人会主动学习、做证据验证、做效果的检验,对于大众,这些都无法执行,因为它们都是很昂贵的方法论。科学本身的进化能力和科学能普及没有必然的关系。

传播的第一要素是争取90%.科学的方法对这个人群根本没用。传播就象狩猎,不因为猎物智力高低就降低了对猎人的技术手段要求。

科普这事要向HCI这门学问学习,在有限的认知能力下如何有效传递信息?不是靠暴力或强迫,而是靠暗示,诱导,忽悠,心理安慰。

科普要多讲究受众的心理和认知能力,难度不亚于幼儿教育——社会上真正能用科学的思维去检验问题的,是一个极小的比例,也许只有几个百分点吧。对大多数人,动之以情比晓之以理要重要得多。科学也是一种意识形态。和人类的其他一切意识形态一样,要靠忽悠,要靠鼓动,要靠包装。没必要羞答答不好意思。

科普和其他洗脑一样,需要精确定位目标人群。是大妈还是小姑娘?是小白领还是大学生?是中产还是低收入?是文科生还是理科生?每个细分市场都需要不同的渠道和内容组织方式。洗脑,就是在概率原则下,最大化信息传播效果,最大化有限预算下洗脑成功率的工程与艺术。

marketing-1

启蒙啥的都没啥用。历史上的启蒙,说实在的,不是因为说服谁了,而是睡梦中的人死光了,被新人肉体取代了。民众的大多数,摆事实讲道理没用,只能用一种忽悠来对抗另一种忽悠。历史就在一种昏迷状态取代另一种昏迷状态的转移中,曲折前进着

我反对硬科普(比如不分场合黑中医(,因为科普本身也要符合科学规律,如心理学和传播学。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相信迷信的东西,不是因为他们不了解科学,而是经济的,社会的,认知的和心理的规律在起作用。科普是一种公(xi)关(nao)的艺术,要从受众的角度设计策略。

硬科普的误区:科普者科普其实是激发自身的优越感。但是和宗教与迷信比,科普组织激发爱的能力太小儿科了,根本不堪一击。营销是爱的艺术,那在营销中就要营造优越感。宗教就是典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