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的人适合在早期初创公司工作?

2016-03-11

最近半年见了很多的人,各种不同类型的人。我一直在想,愿意在早期初创公司工作的人,他们是什么样的人?

这个问题和“创业的人是什么样的人”还不太一样。那个问题要更复杂一些。(我用Mattermark的数据做了个拍脑门的数量级分析,觉得这个世界上大概只有千分之一的人适合创业)

这个问题和“什么样的人适合在初创公司工作”也是不一样的。因为所谓的“初创公司”(startup)是非常不同的很多公司的总称,一两个人的公司是startup,上万人的公司也被称为startup,他们是完全彻底不同的公司。什么是早期初创公司?我觉得就是大家还可以在一张桌子上吃饭的公司。

什么是初创公司?其实不是说规模小。一些小摊子规模也很小,大家一般不会把它当成一个初创公司。为什么?因为那些小摊子很难看到成长的潜力。初创公司是那些现在很小,但是很可能就会在近期快速增长的企业。

为什么会快速增长?其实大多数情况下,是因为我们不知道。

那些我们很清楚知道的事情,比如旧式的农业,可以有稳定的收益。但是这样的事情,一定会有很多人来做,一定会把收益降低到大多数人接近于无利可图的情况。这种情况下,很难会有快速的增长,除非拼爹。

所以初创公司,就是在寻找秘密,寻找一个大多数人不知道的东西。这个东西大多数人觉得是不好的,但是世界上极少的一些人发现了这个秘密,先于其他人发现了价值洼地,然后快速增长,吃掉它。

这听起来很好。但是做这件事完全违背人类的本性,完全违背人过去几十万年来进化而来的那些思维定势。人类天然的就是厌恶风险的,对大多数人,损失1000块带来的痛苦大于白拿1000块带来的快乐。即使在进化出语言、文字以后漫长的几万年中,人类仅仅在最近的几百年中才意识到未来是可以变得更好的,才有很少的一群人开始通过自觉的实验的方法来探索更好的未来。大多数这些探索都是失败的,但这群人保持乐观,认为大量的试错可以积累至成功。这是一种理性的鲁莽。

理性的鲁莽者是稀缺的,大多数人,或者正常人的大多数时间里,承受不了这种心理压力。大多数人会追求安全以缓解这类心理压力。这些都是非常非常正常、非常非常必要的,唔,正常人类的做法。

最常见的缓解方法是给自己贴标签。学历,大公司履历,竞赛等等。也许自己并不喜欢写论文,但总觉得应该读个研究生。也许自己并想当螺丝钉,但舍不得写字楼和光鲜的头衔。对于为了让简历好看而工作,巴菲特这么评价:“就好像把你的性生活省下来到晚年的时候再用” (出自他在University of Florida商学院的演讲)。当然,巴菲特不是正常人类。

另外一种缓解方法是拖延,把一些可能导致风险的抉择尽可能推后。比如我自己,曾经非常恐惧带孩子,总觉得我还没有准备好。当时有人送了我两本书,是关于养娃头两年里的注意事项,厚厚的两本砖头。我总觉得不读完这两本砖头就当不了爸爸。我总想把这件事往后推一推。不过后来娃生出来了,那两本砖头还没读多少。然后才发现,根本不需要读,学会养娃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养。

还有一种缓解方法是因循。新人会希望有成例可寻,有组织、有老师、有明确的目的、最好有明确的答案。正常人会认为这样学习是最快的。

标签、拖延、因循。这些是最正常的选择。如果我的亲戚的孩子要找工作,我也会按照这些原则为他们参谋,因为大多数人都是正常人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