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电子书、纸质书和认知

7334ba59jw1f2769dsfqfj20y00y0wsh

书是记忆存根

问人“这么多书你都读完了吗”,就好像问女士“这么多衣服你都穿破了吗?”

书房是大脑的延伸。

艾柯说:“一般拥有相当可观藏书量的人,当他们家来客人的时候,那些人一走进门就例行公事地说:「哟!好多书啊!请问你都读过了吗?」最初我还以为,典型不读书的文盲才会问这种问题,此种人家里照例只有两排书,包括五本平装本简易世界名著和分期付款购买的儿童大百科全书。但经验告诉我,很多我们以为还有点文化水准的人也会说这种话!他们仍旧认为,书架不过是个装「已读」文本的储物架,图书馆在他们心目中可谓是个仓库。”

“买这么多书,你看得完吗?” 这个问题的答案无他,善于思考的人,绝不是把所有的书塞到脑子里,而是建立生物,电子,物理的多级索引。脑子里建立记忆存根。想到任何一件事,书架上伸手一翻,大脑被延伸。参考一件事,往往要几十本书,可以桌子上摊开参照。这种非线性的思考,目前只有实体书能支持。

正规学校教育之后,学习的目的应该换成多级缓存,脑中保留记忆存根,快速回溯。搜索引擎和家里的大书架是其中重要的两环。

 

视觉的并行性,认知的非线性

视觉的并行性是快速认知的核心。切换的速度也会影响思考的速度。非线性的思考需要并行的多源信息切换。翻译成人话就是:看书要好几本翻来覆去。很多投资者都是好几台显示器并联,解决的也是视觉并行,达到快速认知,避免影响思考速度的多余切换。

电子书不利思考。思考是一种非线性的活动,一本书要前后翻,要做笔记,要涂画。多本书要对照看。书伸手就能拿到,降低记忆的时延。书有context,有利记忆。电子书是用来看的,纸书是用来读的。

电子书一个屏幕只能看一本,书在物理世界里可以摊开很多本。电子书前后翻很难(因为是线性的),书在三维世界里很容易翻看。在书架上找书很容易,一目所及并行搜索。要打开电脑、找文件夹、找文件,wo cao,算了。

重要的书一般我都买一本纸的。两个原因 1)纸书在阅读的时候有context,包括书皮,页码,记号,破损,摆放位置甚至气味,这些看似无关的context都有助于记忆 2)纸书context switch时间短。我固定在几个位置放几本夹书签的书,可以利用一分钟尺度的时间碎片。电子书光切换应用就要十秒,还有各种干扰。

物理书的可并行阅读性是电子书短期内赶不上的。和人聊到一个问题,随手抽本书出来做佐证,这种方便性电子书难以做到。

视觉的并行性电子书目前无法实现。那些精美图集,地图集更是纸质不可替代。电子书适合线性阅读,和那些纯文本的东西。

买书买的是注意力,是随时可见性,是可查阅性,是提醒。爱看书的人,一定家里各个角落散的全是书,随手抓一本。很多思想的形成,都是通过这种不经意的阅读。知识是世界一扇扇的门,书就是这些门的钥匙,保持随时开门的权利是很重要的事。

 

电子书如情人,实体书才是家人

对于电子书的迷思,可以参考无纸化办公。事实上无纸化办公推行多年来,办公用纸的数量反而上升了。这是人的认知本性决定的。对它的反思不是抵制技术进步。技术一定是在恰当的context下才会发挥突破的作用。对于电子书,这个时刻还未到来。

在国内还有一个现实的问题,就是搜索引擎根本靠不住。连四书这样的基本书,搜索引擎的结果都不堪入目。只有买一本靠谱出版社的。至于电子书,同样靠不住,网盘靠不住(最近都被关掉了),硬盘靠不住,设备靠不住,都是过几年就不知哪里去了。网页如路人,电子书如情人,实体书才是家人。

电子书为了反盗版,都加了种种限制,各个平台不能通用,不能转移。很多你忘了账号就找不到了。换了机器就找不到了。云存储解决不了这个问题。电子书最适合不用动脑子,看完就扔的小说。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电子化的书,在现在依然只是一小部分,大部分都有价值的书还是没有电子版的。

为什么不能只是电子书? 电子书是个搜索引擎,书架是个探索引擎。搜索引擎只能在你明确知道搜索的内容时才能工作。探索引擎在视觉上提示,缩小选择,逐步提示,提供断点,多级索引,灵活定制。目前还没有一个好的电子的探索引擎,也许有一天吧。

至于说房价太贵,买不起书橱的,同理也应该买不起衣服和电视。爱就买得起了。

(感谢 锂离子@简书 帮助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