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一夫一妻制[2005]

【原发个人wiki,Net.Weblog.20050206】

2005-02-06

我读《裸猿》(The Naked Ape),为里面为一夫一妻制找生物学基础不以为然。一夫一妻制无非是基督教的婚姻制度,在人类历史的大多数时间,大多数民族,都实行的是其他婚姻制度。只是在最近差不多百多年的时间里,由于基督教国家的兴盛和扩张,才在世界范围内成为当前流行的社会组织方式,形成新的道德约束。

任何一个制度,它能在世界上长久的生存,首先就是要不和这个制度赖以存在的经济基础相矛盾。即使不是相矛盾,如果有一个运营成本更低的制度来竞争,这个制度也未必再能作为主流存在下去。今天的主流西方婚姻制度,是一夫一妻制下的核心家庭制度。其实这个制度作为主流,在西方也不过百年的时间,是工业革命之后的新兴事物。1960年代以后,这个制度又开始衰落。离婚,弃老,同居,晚婚,丁克,同性恋,单亲家庭,等等现象从不同侧面冲击着这个一夫一妻制下的核心家庭制度。很多人觉得这是道德沦丧,人心不古;在我看来,恰恰是社会进步,经济发展的自然结果。新的工业革命解放了妇女,提供了良好的养老和育婴社会福利,严重的消弱了核心家庭的经济重要性——正如旧的工业革命消弱了大家庭的经济重要性。由此引发的核心家庭解体过程,也就是经济学上的必然。

read more

人类是一种奇怪的好奇的动物

Mashable昨天的文章说:Most Adults Go Online for No Particular Reason 

里面说,根据某某调查,58%的成人,或者说74%上网的成人,每天都会有一段时间无目的的上网。

嗯,我的第一感觉是松了一口气:看来我不是唯一的一个。

我有时候就很奇怪,为什么现代人可以一天十几个小时对着各种大小的液晶屏幕,睁眼到闭眼,而乐此不疲?

连我们家妞,两岁,都喜欢手机、电视,尽管我们努力控制。看着小家伙安安静静、全神贯注地看电视,我就纳闷,为什么人就这么喜欢获得信息?信息为什么会让人平静?电视的信号在那个小脑袋瓜里起了什么作用,会让这个刚才还哭哭闹闹的小动物变得这么满足?这种从小就在信息唾手可得的时代成长起来的孩子,长大了大概大脑的结构都会我们这一代有所不同吧(比如用更多的容量存放被动记忆而非主动记忆)!

read more

文化与进化[2003]

2003-05-08 【History.Method.Wenhua】

以前读过哈定的一本书《文化与进化》

还有忘记名字的一本讲社会生物学的书里也提到文化的一些要素, 象基因一样, 在人类社会中繁殖和扩散, 本质上就是一种”自私的基因”. 比如每一种文化都企图在可能的范围内无限扩展自己,而每一个文化本身也不断发生内部”文化子”的变异, 在竞争中一个文化可以分化成许多的子文化, 而一些小的文化也如同原核细胞聚合成真核细胞一样, 可能聚合构造为一个大的稳定的文化, 不同的文化之间也可能交换”文化子”, 如现代科学宪政,马克思主义都可以看成近代从西方文化中”入侵”的文化子. 不同文化子在一个文化中可能保持某种进化频率稳定, 如在日本文化中维新之前一直存在的佛教和神道教的平衡

read more

保守经济的理性[2005]

【原文发在MITBBS(已经被删掉了),2005-10-01】

很多人批评中国封建社会特别是后期的保守性。我早先也持这种看法。

读明史,对明朝分布式的短程交错的供应体制和户部成为一个准会计部门感到惋惜。但是朱元璋所制定的内敛型的经济和政治管理模式,难道是仅仅是一个历史的偶然?是不是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这种设计是最优配置?再换个角度,如果当时不是那样的历史条件,比如有印度这样的大国和中国直接竞争,朱元璋还会这样保守和内敛吗(比如规定不征之国)?

read more

该亚细胞

2000-01-03。最早发在个人主页,这里修改了几个错别字。

【声明:关于盖亚假说,可以参考维基百科()。学术界存在很多对盖亚假说的批评。尽管过了11年,我依然很喜欢这个假说,而在这篇文章中,做了一些引申。这篇文章中的基本观点,11年以后并没有改变。但要警惕的是,在这个题目上,除了信息论的部分,我是道道地地的民科。】

引子

世界上没有什么事不是相关联的。我们都从混沌中走来,正是由于关联,才渐渐产生今天这个世界。世间万物在统一着。

read more

不能一部分人比另一部分人更平等

原文发表于西西河,2008-11-14

【声明】为避免误解,再次声明,这篇文章没有任何对反同性婚姻的意见。与之相反,我认为,当代主流的婚姻家庭形式,也即一男一女、一夫一妻的制度,是一种肇源于基督教伦理的、以工业化早期大家庭的解体为背景的、和工业化早期和中期的生产力水平相适应的一种社会制度(institution)。在现在的后工业社会,已经在实践中被逐渐抛弃,在经济上日益破产,是一种行将就木的的制度。不相信这一点的,去看看欧洲和美国的社会家庭结构的统计数据就知道了。同性婚姻的支持者的活动,只是为把这个制度踹到过去时,又加上一脚罢了。我15年前就这样认为,现在还是这样认为,而过去15年的统计[1,2]有力地支持了我的看法。

read more

货币代表的是语义信息,而不仅是信息

接着”货币的量纲是焦耳/开尔文“扯。我现在做的这个项目,叫做语义信息论(semantic information theory)。这是一个少有的,我感兴趣又可以拿工资的工作。一起合作的,有人工智能,通信理论和算法方面的几个大牛,都是些极聪明的人。这是背景。

上面讲货币的本质是有序度的测量。哪一种有序度?传统信息论,研究的是随机信号,并不考虑信号背后的意义。DNA上一比特,和AV的一比特,无差别,所谓对错。

read more

货币的单位是焦耳/开尔文

这是我1996-1997年开始的一个观点,2008年金融危机后加深了这个看法。

不记得以前是不是写过文章解释这个观点。基本的思路是这样的

  • 现代社会货币的本质是信用(所以温家宝说,信心比黄金更宝贵)。
  • 美元对黄金脱钩后,目前这个国际货币体系的运转,依赖于对美元本身的信心。人民币发行很大一块是基于外汇储备(其实是被迫的),所以人民币的购买力间接的依赖对美元的信心,当然,对本国经济的信心是主要的。
  • 最根本的技术指标,就是美国国债的利率。这个利率,在各种主权债券中,是非常低的。你去投资发展中国家债券,搞不好可以10%回报,因为它的利率是非常高的。大家都认为美国政府是不会赖帐的–现在这样看的人在减少,据说莫迪也在考虑给美债降级–但是大多数人还是这个看法。
  • 当然,人们以前用其他货币,也是基于信心。
  • 这个信心的培养和丧失,是通过一系列的社会契约。元朝后期不断动用宝钞的准备金,这是公开做的,这个信心就垮了,通货膨胀。美国要杀萨达姆,因为他要搞石油的欧元结算,这是美国履行对他的货币的义务,这个战争行动就是履约。这约履得不好,所以美元指数从120跌到80。所以每一单位的货币,本质上就是对社会契约度,也就是可预测性的一种度量。
  • 具体的技术操作上, M0(纸币硬币),M1(+活期储蓄),M2(+货币市场帐号,小额定期储蓄),M3(+其他各种定期储蓄),就是这个契约性的一步步放大。其他的,还有股票,股票的n阶导数(期权),期货,房子,君子兰,郁金香,QQ币,等等。
  • 货币一级一级的放大,所谓的乘数效应,就是对这个契约程度的数量化。风险大的投资利率高,风险小的利率低。这个风险,就是对未来的不可知性,其中最主要的成分是违约的概率。
  • 所以货币的制造,就是对风险进行的量化。极端的说,如果世界上所有的人都100%不会违约,那我们想制造多少货币就制造多少货币(当然,那时也就不需要货币了),反正利率,准备金,保险都低得可以忽略了。反之,如果世界上的人的行为都是随机的(天下大乱),那也谈不上什么预测,钱就真成了废纸。
  • 数学上,一个变量的风险可以用标准差度量。变量很多的时候,可以用熵。一块钱,我可以拿来做很多事,这个事情越多,这个钱就越“值钱”;这个对可以做的事情的多少的数学期望,就是货币的熵,准确的说,负熵。系统的可预测性越好,选择越多(代表参与契约的人越多),负熵越大,钱更值钱(所以在货币扩张的过程中,国家有铸币税的好处)
  • 回到信息论,负熵就是信息,系统有序度的度量。
  • 熵的单位是焦耳/开尔文,说它是比特也可以。 1 比特 =k ln 2 焦耳 / 开尔文 =0.957 × 10^-23 焦耳 / 开尔文。

最后说一句,有人认为人民币会贬值,我看这种看法盯住了一些短期技术指标,却看不到货币的本质。随着对中国经济整体的信心的增长,中国内部各种契约程度的加深(比如社保),人民币的内在价值那肯定是一个又一个比特地涨。凡是一个国家内部发生这种秩序的增强,而货币长期不升值的,我还没有见到过。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