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一夫一妻制[2005]

【原发个人wiki,Net.Weblog.20050206】

2005-02-06

我读《裸猿》(The Naked Ape),为里面为一夫一妻制找生物学基础不以为然。一夫一妻制无非是基督教的婚姻制度,在人类历史的大多数时间,大多数民族,都实行的是其他婚姻制度。只是在最近差不多百多年的时间里,由于基督教国家的兴盛和扩张,才在世界范围内成为当前流行的社会组织方式,形成新的道德约束。

任何一个制度,它能在世界上长久的生存,首先就是要不和这个制度赖以存在的经济基础相矛盾。即使不是相矛盾,如果有一个运营成本更低的制度来竞争,这个制度也未必再能作为主流存在下去。今天的主流西方婚姻制度,是一夫一妻制下的核心家庭制度。其实这个制度作为主流,在西方也不过百年的时间,是工业革命之后的新兴事物。1960年代以后,这个制度又开始衰落。离婚,弃老,同居,晚婚,丁克,同性恋,单亲家庭,等等现象从不同侧面冲击着这个一夫一妻制下的核心家庭制度。很多人觉得这是道德沦丧,人心不古;在我看来,恰恰是社会进步,经济发展的自然结果。新的工业革命解放了妇女,提供了良好的养老和育婴社会福利,严重的消弱了核心家庭的经济重要性——正如旧的工业革命消弱了大家庭的经济重要性。由此引发的核心家庭解体过程,也就是经济学上的必然。

read more

文化与进化[2003]

2003-05-08 【History.Method.Wenhua】

以前读过哈定的一本书《文化与进化》

还有忘记名字的一本讲社会生物学的书里也提到文化的一些要素, 象基因一样, 在人类社会中繁殖和扩散, 本质上就是一种”自私的基因”. 比如每一种文化都企图在可能的范围内无限扩展自己,而每一个文化本身也不断发生内部”文化子”的变异, 在竞争中一个文化可以分化成许多的子文化, 而一些小的文化也如同原核细胞聚合成真核细胞一样, 可能聚合构造为一个大的稳定的文化, 不同的文化之间也可能交换”文化子”, 如现代科学宪政,马克思主义都可以看成近代从西方文化中”入侵”的文化子. 不同文化子在一个文化中可能保持某种进化频率稳定, 如在日本文化中维新之前一直存在的佛教和神道教的平衡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