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坦尼克上的存活率

【原文写于2007-01-29,2012-01-02扩展】

多年前看电影《泰坦尼克号》时,有一个镜头是小两口跑过底舱,很多工人在里面烧锅炉,操作机器。我当时就想,这些工人最后有几个人能活下来?

搜了一下资料,还真有详细的分仓存活率统计:

The Titanic Passenger and Crew Statistics
出处:http://www.historyonthenet.com/Titanic/passengers.htm

 1st Class On Board 1st Class Survived 2nd Class On Board 2nd Class Survived 3rd Class On Board 3rd Class Survived Crew On Board Crew Survived
 Men175571681446275192
 Women14414093801657623
 Children6524247927
 Total325202285118706178913215
 Total Passengers = 1316 Total Crew = 913
 Total Survived = 498 Total Survived = 215
 Total On Board Titanic = 2229
 Total Survivors = 713

1等舱存活率:62%

2等舱存活率:41%

3等舱存活率:25%

船员存活率:24% (里面底舱工人有多少就不知道了)

read more

民主国家不打民主国家? 看南奥塞梯喽[2008]

[原文写于2008/08/09]

民主和平理论彻底破产.

当然, 人家会说俄国不是民主国家. 很好, G8里也有非民主国家了

—-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627378

关于“民主国家之间不打仗” [ 西瓜大丸子汤 ] 于:2008-05-26 10:23:38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美国南北战争双方不都是民主国家?

还有1812的英国算不算民主国家?

如果算,那1812年战争不就是民主国家之间的战争?

如果不算,那就不是说民主不是富强的必要条件(谁比1812年的英国更NB?)?

read more

美国的未来与集权[2008]

【原文写于2008-09-28】

美国在危急中。美国的问题,不是个别政策的问题,不是某个具体产业的问题。美国的问题,是整个社会的生活方式的问题。美国梦和现在这个世界已经不兼容了,世界资源的总量不容美国梦继续大规模实现。

剩下的办法有两个

  • 改变美国人的生活方式。这要改变现有的整个经济布局,改变整个的社会各阶层分配比例,改变全国的人口分布和交通方式。这同样涉及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如重建铁路系统)。以美国的国力,这不是技术上不可能。问题是,如何能高效的在短期内完成?这个工作,需要美国人改变长期以来形成的寅吃卯粮的消费习惯,要住小的房子,开小的车,不再铺张地用信用卡消费。中产阶级也不能家家住House,带车库,游泳池,大草坪,n个卧室,厕所。办公室里也不能冬天穿短袖,夏天倒穿毛衣。民主制度下,任何一个政治家敢对美国人民说:“你们的生活要这样改变”?只有TG,敢在89年说,“要过两年紧日子”。
  • 如果前一个方法不行,Plan B就是加大对外国的掠夺。具体的说,就是要用暴力加大对世界资源的控制能力,特别是石油的美元定价权。要通过一场又一场的对外战争(伊朗,叙利亚,委内瑞拉,巴基斯坦,…),维持美元的霸主地位,维持对全球交通要道的控制。美军的大部分,要部署在国外,军费要加倍,军队要扩张。对国内,行政权力要进一步提高,通信和宣传要加强监控,警察和特工部门要同样扩张。

这两个方案的任何一个,都需要且导致一个集权的新社会。这没什么奇怪的,”’民主能纠正随机误差,但是不能纠正社会的系统偏差”’。古代的民主社会,无不落入这个或那个本身不能解决的问题,最后不得不用集权或者独裁(注意这两者的区别)来解决。今天这个新大陆上的国家,也难免这个俗套。

read more

看韩寒的新三篇,联想辛亥革命

韩寒最近发了三篇文章,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 。风格一变,以至于很多公知和普世派气急败坏,就差没说韩寒是叛徒了。

说实在的,我以前觉得韩同学有点祥林嫂,除了说几句尖酸的话过瘾,没有什么建设性。现在看,小伙子其实是很聪明的一个人。比80年代末发家的那群“公共知识分子”,不可同日而语了。韩寒如果照这个路子走下去,比刘三百,前途还是蛮好的。年轻就是好啊,包袱少,可以与时俱进。

read more

东帝西帝[2008]

秦昭襄王十九年 前288 秦昭襄王嬴稷称西帝,遣使尊齐湣王田地称东帝。

最近流行“中美邪恶轴心”的说法, 或谓G-2;无独有偶,又有“Chimerica” (China + America)之说(by Niall Ferguson)。在我看,中国人自己说,yy而已。出自西方官员和“智囊”之口,无非“东帝”之号,食之无肉,弃之也不甚可惜。

P.S. 2011-12-27:G-2被认为是阴谋,这个已经很多人讲过了。“中美邪恶轴心”,我所知最早说它的是西西河上的陈经 ,见《邪恶轴心更加邪恶 》(2008-09-21)

read more

读光荣与梦想[2008]

[原文写于2008-12-25]

几点新发现

  • 美国当年统计失业率也只统计城市(1932年美国25%的人口在农村)。这是很多人攻击TG失业统计率的一个由头。
  • 大危机使40%的美国孩子在10年后的世界大战征兵中身体不合格。
  • 大危机中两打鸡蛋41美分,而流浪妓女一次10美分。
  • 罗斯福获得党内提名的时候,对手史密斯的人大怒,到处扯罗斯福的标语。今天的美国还是文明些。
read more

最可怕的无知[2004]

【Net.Weblog.20041219.txt】

原文写于2004-12-19

标 题: Re: 我来比较一下中国和美国的中学世界史教育

【在 wings的大作中提到】

掌权的人,需要拍板的时候,他们会做详细的research,会请教那些非常牛的专家,很多中国文化专家,比这里好多人的中文都好,更不要说对中国的了解了。知道一些皮毛有么用?知道一点皮毛很多时候还不如完全不知道。

说起傲慢,我倒是看到一些中国学生的傲慢和偏见,总觉得人家处处不如自己,历史不行,数学不行,教育不行,从来看不到人家先进在哪里了。

read more

安徽话?没有这个东西 [2008]

安徽省地图

原文 http://tw.rpi.edu/wiki/Blog:Baojie/Item-137

2008/12/29

我是安徽人。经常有人问,“你们安徽话里这个怎么说?”,类似的,“你们安徽的口味怎么样?”,“安徽的气候是这样吗?”。

我只好不厌其烦地解释,世界上并不存在“安徽话”,“安徽的口味”, 或者典型的“安徽的气候”。安徽内部的差异是这样大,几乎没有理由相信他们是一个整体。这么说吧,皖北(比如阜阳)和皖南(比如徽州)的区别,就象瑞典之于瑞士,或共和党之于共产党(别看就差一个字)的区别或更大。

read more

历史周期律(2)

续《历史周期律(1)》 。本文写于2011-05-17。

本朝太祖,和明太祖可比,考察历朝积弊,又想推陈出新,跳出历史周期律:“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监督不监督他自己不论,让人民来监督政府,他倒是真的想这么做,而且用他特有的方式做了,革了“政府”的命,也革了传统中国文化的命。这么做的好坏,估计还可以吵两千年(参考秦始皇)。从“监督政府”这一点,不成功。好在这政府暮气还没有入骨(可比680年的唐政府或者1700年的清政府),还做事,还有举世无双的执行力,虽然有毛病。

read more

逻辑要普及大概再要一千年

又看到一篇文章,把中国近代的落后归结于没有逻辑思考,把“西方”的领先归结为逻辑。我觉得,这是一种贴标签的方法,无助于我们理解中国的暂时落后,也无助于理解逻辑的真实价值。

其实逻辑在西方吃香,也不过是近代“科学”方法被发展后的事。希腊几个城邦的逻辑成就,在“西方”一片蒙昧的汪洋大海中,象几朵火花,很快就灭了。远的不说,就是雅典的近邻斯巴达,有什么逻辑成就可言?还不是把雅典灭了。希腊化时代之后差不多一千年,“西方”先是几乎没有发展逻辑,继而根本就把它集体遗忘了,要从阿拉伯人那里再引进回来。中世纪后期,用经院哲学的马甲,逻辑才慢慢回到“西方”,被少数精英用来论证基督教的合理性,然后又用在科学这个新的思想工具里。单单逻辑本身,还不能产生科学,科学的实验和检错的方法,恐怕比逻辑要再重要些。

read more

想做这样一个在线历史地图 [2008]

http://tw.rpi.edu/wiki/Blog:Baojie/Item-75

标 题: Re: 想做这样一个在线历史地图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Jun 30 21:39:07 2008)

 喔,想到一起来了。这个我想了很多年了。

最近看到一个基于wiki的Google Map的东东 http://map.rpi.edu。可以由大家输入地点,由Google Map自动绘图。可以很方便的进行查询。几个设想的例子如:
* 返回“南京”在历史上的各个名称
* 按月绘制1644年各政权的疆域
* 计算宋江从郓城流放到江州延当时官道行进的距离,按北宋的里计算
* 显示汉书记载的每个郡的人口

read more

今天去韩国

第一次去韩国,对这个小国还是很好奇的。小时候,这个国家叫“南朝鲜”——和以色列等一样,是我们不友好的国家。然后突然,到1992年,中国和韩国建交了。第一次看到这个国家叫“大韩民国”,觉得很有趣。差不多那个时候,我看了一本讲南朝鲜现代史的书——在此之前,我对韩国的认识于1952年朝鲜停战到1988年汉城奥运之前,基本为零。这三十年的历史,其实对中国参考意义极大。也就是看完了这本书,我才韩国已经是“第六共和国了”——比法国人还能折腾。

read more

恍然大悟之镇江水战

【这篇是2011年4月的旧文,今天才贴出来】

今天上多处(微博,开心网)看到这个恍然大悟文:

鸦片战争时,英国海军和清军水师在镇江江面上交战,岸边聚集了大批中国百姓围观,当清军舰船被击沉时,岸上百姓并不悲伤反到不时爆发出喝彩声,英军登陆后 正为食物和淡水发愁,百姓们争相将食物和淡水卖给英军。英军指挥官百思不得其解问中国翻译,翻译答曰:“国不知有民,民亦不知有国”,统治者除了收税,没有给百姓任何恩惠。百姓当然不知有祖国

read more

光荣与梦想2

光荣与梦想》我有两部,中英文各一部。这本介绍1930年代到70年代美国社会变迁的书,写得很生动细致。一个伟大的民族与国家,成就世界霸权的种种不朽业绩,并非不需要经过艰苦的考验:牺牲精神,努力劳动与建设,社会的妥协与改良。

轮回

现在的美国,经历一次轮回,越来越象《光荣与梦想》开始的场景。由经济危机引发的社会动荡,让人们走上街头。所变的,是在街上的是退伍老兵或者“99%”人群;所不变的,是警察国家维护秩序的铁的意志。也许和30年代一样,这次经济危机将慢性发酵,成为一代人的痛。《光荣与梦想》描述到30年代的儿童身体普遍发育不良,以致40年代带来很多征兵的麻烦;经济萧条到让女孩子为了一顿饭就出卖自己的身体。这一次,究竟会发展到什么程度?美国中产阶级的收入,在过去20年里,扣除通货膨胀,已经没有增长了。这是100多年以来,头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即使是30年代和70年代的动荡年代也不是这样。长久以来,美国人已经习惯了每一代的收入高过上一代,整个社会的运作,如个人贷款和国家社保,都是基于这样的假设。如果这种收入停滞与下降的情况再维持10年甚至更久,美国的财务危机会恶化到什么程度?美国的社会动荡与裂痕,或许才刚刚开始?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