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语录:当姐姐以来

2012年10月以来的妞语录。对啊,就是从当了姐姐(两岁八个月)到三岁。部分内容来自妞妈投稿。

2013-02-10 妞一直不敢吃辣椒。每次问她要不要吃辣的东西,她捂着嘴,一边笑一边摇头。不过今天问她,她说:我长大了,我可以吃辣椒了 [因为三岁了,而且都上中班了] 。我用筷子尖挑了给妞一个辣椒籽,妞小心翼翼地地吃了,又怕被辣到,赶紧喝水。然后说:你看,我会吃辣椒了,大灰狼都怕我!

read more

小可人儿妞妞

妞妞快三岁了。近期一些言论如下

1) 妞:爸爸你还没下班吗?你快回来吧,我想你抱我

2) 妞:爸爸给你吃

爸:为什么啊

妞:因为我喜欢你啊。我们是好朋友

3)妞(看电视):我不要老鼠(摆手),我要黑猫警长。黑猫警长是我的好朋友

4)妞:丫丫妹妹不要哭,姐姐帮你找牙齿

5)妞:我要吃棒棒糖!

妈:好,但只能吃一下。吃多了牙齿会长黑虫

妞(舔了几分钟):好了,我吃好了,你给我没收了吧

read more

大宝宝,大宝宝

【妞妈作品】

最近爸爸为了鼓励妞妞自己干活,就说“妞妞是大宝宝了,应该自己吃饭(刷牙等)”。没想到妞妞学得真快,大部分事情都要自己做,比如洗脸,刷牙等。大多数情况下是件美事,但是也有让爸爸妈妈很无奈的时候。比如早上出门,挑好的衣服,她硬是不穿,理由是“妞妞是大宝宝了,自己找衣服”。她花好久,终于决定穿什么衣服,爸妈一看,衣服上下颜色样子不搭配,很滑稽。接下来,爸爸妈妈争分夺秒想赶快给她套上出门,结果,在她哭哭啼啼要求“妞妞是大宝宝了,要自己穿”的时候,爸爸妈妈怕上班迟到,给她强行套上,她一定要扯下来,自己重新花N倍的时间套上。

read more

妞两岁了

有一阵子没写妞了。妞爸妞妈都太忙。妞进步的速度已经超过了我们记忆的能力,只能挂一漏万地提几句。

妞妞换了一个新daycare一段时间了。上学第一天没有哭,更奇妙的是,爸爸妈妈接她的时候,她竟然无动于衷,直接忽略爸爸妈妈的存在,仍低头玩自己的,不愿意走。老师说她在班上最小,确特爱指挥人。比如,到外面玩的时候,她抢着给小朋友换鞋,吃完饭,她主动把小凳子推到桌子下面。

read more

认字记

妞妞今天实现伟大的战略突破:认字。

每天从幼儿园回来,妞妞都会带当天的“作业”回来——贴纸啊,涂颜色啊。每张纸上都会写上“妞妞”的名字。老师是中国人,所以就直接写汉字了。

今天妞妞在玩的时候突然指着自己的“作业”说:“妞妞”。我发现她的小指头指着自己名字,就问:“什么是妞妞啊?”妞就指着那两个字又说了一遍“妞妞”。

我在纸上写了一个“好”字,一个“妞”字,问:“哪个是妞啊?”妞正确地指出来了!

read more

哄觉记

(作者:妞妈)

2012-01-17:昨晚睡觉的时候,妞妞嚷嚷身上痒。妈妈给她挠了前胸后背,还痒,妈妈纳闷不是才洗澡么?后来妈妈抓遍了她身上每个可以触摸到的角落,包括鼻子,耳后跟,脚丫。最后妈妈说“好了,所有的地方都挠了,都不痒了,赶快睡觉吧”没想到,她小手一指,小嘴一噘,让妈妈挠她嘴唇。妈妈就顺便亲了一下“好了,该睡了”。接着她边翻白眼(想问题呢)边呲牙咧齿,把牙齿送过来…再后来,把小嘴做出N种形状送过来,还包括吐舌头。有人听说过舌头痒的吗?

read more

罚站记

自从妞妞舅舅指出我们对妞妞太惯了,我们决定要对妞加强革命纪律性教育。

琢磨了怎么搞,决定还是用在美国最常用的:Timeout,就是罚站或者罚坐规定的时间。

由于妞妞还小,我们先定了惩罚时间是一分钟。

这不,刚刚定好规矩,妞妞就开始挑战规则了:发脾气把平板电脑摔掉,把妈妈的膝盖打青了。

只好执行家法:掏出一块半米见方的垫子(playmat),严肃地对妞妞说:“妞妞你太调皮了,不可以乱扔东西,更不可以打妈妈”(心里其实顺着说:“扔掉会污染环境;就算没有砸到妈妈,砸到那些花花草草也不好…”)。

read more

睡觉记

(Guest Post from 妞妈)

妞妞每天9:00PM才上床,10:30-11:30才睡着。在她睡着之前,妈妈总得和她耗上,搞得妈妈每天精疲力尽。从今天开始,我们下定决心,培养她早睡早起。今天第一天,还比较成功。

1)爸爸妈妈不car pool,妈妈下班回家先给小妞做好饭。

2)爸爸下班去接妞妞,半个小时的样子到家。

2)妞妞一到家妈妈就陪妞妞吃饭。然后开始洗澡,玩到8点上床。在手机上玩angry bird 和flash。

read more

吃饭记

流水帐,流水帐 (记2011-12-31)

妞妞睡醒,很满意地一笑,然后摸着肚皮说:“肚肚饿,肚肚饿”。

这是我第一听妞妞会说自己饿,又惊又喜,赶快去给妞准备饭。这家伙最近几天每天都学会说新词,都不知道是怎么学来的。

妞自己滚下床,跑到客厅里,一眼看到电脑屏保是自己的照片,就嚷着要“看妞妞”。然后自己就去打开电视(Google TV上可以看照片)。然后就坐在沙发上“看妞妞”。

read more

真棒!

妞妞做好什么事情,比如自己吃饭了,自己穿袜子了,或者把垃圾送到垃圾桶里了,我们都会说:“妞妞真棒!”,再树个大拇指。

妞妞现在也学会了,自己做成一件事——比如听妈妈的话,把一个会唱歌的玩具关掉——就自己说一句:“妞妞真棒!”。她也树大拇指,可是往往同时伸出拇指和食指,做打枪“piapia”的那个动作。

妞也学会了表扬别人。今天妞看到一个大姐姐溜滑板,嗖的一下就过去了,就“Wow”了一句,然后举着小指头说:“阿姨真棒!”

read more

上班班

妞妞早上醒来,看见屋角一个挎包,一骨碌爬起来,挎上包就喊“上班班”。

妈妈问:“妞妞不喝水啊?”

妞一指水杯,很干脆地说:“带!” (带上路上喝啦)

然后一挥手:“妈妈byebye”,就要去开门。

妈妈说:“还有爸爸呢?”

妞补充一下:“爸爸byebye”

突然想来自己的其他“宠物”,说:“baby byebye,baby熊byebye”。

——————————–

read more

妞妞和牛牛

妞妞在语言上又实现了一个突破。刚才我给妞妞读书,指着画书上的牛问:“谁是牛牛啊?”妞妞就指着书。又问,”谁是妞妞啊?”妞妞就指着自己的小鼻子。

为了防止瞎猫碰到死耗子,我又翻到另一页,问“谁是妈妈?”,妞把手往后一指(妈妈在后面)。再问“谁是马马啊?”妞就指着书上的马。

这个汉语最牛逼的细微区别之一,咱们妞妞已经听出来了。

昨天还有个很sweet的事。我鼻子抽了两下,妞听出来,里面有货,就赶快去抓面巾纸,撕了一张屁颠屁颠地递过来。

read more

妞22个月动态

妞照镜子,对着镜子里的妞妞大喊”High Five”,小巴掌就拍过去了。

妞学着妈妈往身上洒香水,左边洒洒,右边洒洒。

妞吃饭,自己吃得差不多了,举起勺子,说“爸爸吃”,然后一指妈妈,说“妈妈吃”,再一指电视,说“噜啦啦吃”(范晓萱正在唱《我爱洗澡》)

妞发现手机在地上,就抓起来要给手机充电,嘴里念念有词“扣扣,扣扣”。妞妈琢磨了半天,才明白小人的意思,原来她管把东西从分开的状态变成连接的状态都叫“扣扣”:就是叫我们帮她把USB充电头插到手机接口那里。与之相反的,小人很早就学会了“开开”这个词,不管是剥香蕉、开门、拧瓶盖,都叫“开开”。

read more

捉迷藏

妞今天玩捉迷藏又玩出新花样了。她先指定一个地方,比如沙发背后,拍拍地毯示意叫我藏到这里,然后她再高高兴兴地跑远,再高高兴兴地跑回来,把我“发现”,做出一个很吃惊的样子,“咯咯”直笑。

我要是不藏,她就说“爸爸藏!”非要把我塞到桌子底下等等。

妞妞把自己藏好了,就会说一句“妞妞呢?”就等着你来找,生怕你找不到呢。

妞妞要是不想吃饭,就藏到一个角落里,把脸对着墙,管你是谁追过来喂,左边过来向右转,右边过来向左转。反正我看不见爸爸妈妈,爸爸妈妈也就看不见我。

read more

世上只有妈妈好

妞妞今天吃饭的时候,妈妈不在家。妞妞抓起小勺子,突然想起妈妈,望着我连着喊了几声“妈妈呢?”我说:“妈妈不在家。”

妞妞若有所思,放下勺子,喊着“妈妈,妈妈”,跑到卧室里,抱起妈妈的睡衣,又跑回来,放在我腿上。然后一边看着睡衣,一边吃饭。

让我很吃醋!

———-

妞妞晚上嚷着要看“妈妈好,妈妈好”,我就到Youtube上找给她看。有好多版本,一个版本是《妈妈再爱我一次》里的,就是那个小男孩一边跳舞一边唱给他妈妈那段;妞也就跟着跳舞。另外一个版本是动画,一只鸭子在照顾自己的小鸭子们。

read more

早上起来Wow一个

早上起来去看妞怎么样,看到小胖脸还睡得欢呢。结果一不小心踢到一个会唱歌的玩具,把妞吵醒了。小家伙睁着迷迷蒙蒙的小眼睛,好像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在我以为人家要哭上一哭时,妞突然对着昨天晚上搭了一半的积木大叫了一声:“Wow!”,高兴地笑起来。我顿时被《读者》附体,闪过一句廉价的人生感悟:看人家这积极的生活态度!换了是我睡得好好的被人吵醒,就算不发脾气,也要把脸拉上几分钟。其实生活中有多少值得“Wow!”一下的事,比如今天早上太阳又出来了,说明太阳系还没有被二向箔清理,地球还很安全…附体结束。

read more

二!

妞前天突然说了一句:“一,二,三,五,六,八,九,十!”

妞爸妞妈又惊又喜,虽然漏掉了两个,毕竟算是会数数了。从十月份开始教,也就两个月时间。赶快打电话给爷爷奶奶等报喜。

昨天妞爸在博客里用了一个网络新词“二”,被妞妈鄙视。妞爸不服气,早上起来,就“二”的词源、语义、用法、内涵,做了深入的探讨。结果是,妞妈教妞说:“爸爸,二!”,妞爸也教妞说:“妈妈,二!”

read more

今天是一年以来最快乐的一天

突然意识到今天是至少一年以来,最快乐的一个星期天,三个人都各得其所,做了最快乐的事:妞妈看了一天电视;我睡到自然醒,写了一天博客;妞玩到自然睡。

被妞妈的二手电视强迫看了一会《某某某某》。妞妈笑得前仰后合,我一本正经总是说,有什么好笑的。看来经过South Park几年的熏陶,我的笑点已经提高了,而且不庸俗不笑。另外一个原因我看不了这个片子:里面的女嘉宾化妆得都一个样。

read more

携幼入室,有酒盈樽

离家五天,满想妞妞。今天从机场回来,直接去公司看了看邮件,就去幼儿园接小妞。小妞挺兴奋,至少没把我忘掉。回去路上吃饼干,忽然抓一块对着妈妈说:“爸爸吃”,让偶这个感动哦。

听妞妈说,哄妞睡觉的的时候,妞会说:“爸爸过来,爸爸过来”——要我来陪呢。晚上妞会说梦话,也说“爸爸”。这让我心里塞了块棉花糖。

几天不见,又能耐了。知道区分字母了,W和W放一起,F和F放一起。学会了动词“看”,比如吃完晚饭说要“看喵”(看Youtube上的猫猫)——我走之前还只会说“喵,喵”。妞妞看到我擦小画板,赶快跑到另一块画板那里拿画板擦子过来帮我擦。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