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之发散思维

《三体》读后感

今天和人胡扯《三体》的各种问题。

朋友说,三体有一个大bug。罗辑往宇宙里发一个星图,验证黑暗森林理论,结果那个星星就被干掉了。可是如果有这么一两次,有星星这么被干掉了,别的星星上的文明知道了,就会预防这种事。既然我们不知道哪个星星上有生命,那索性把所有的星星的星图都向宇宙广播,让宇宙亮如白昼。这时,那些“黑点”说不定就是目标。

read more

《三体》读后感

虽然看完《三体》已经小半年了,震撼还是在不断回荡。如果说有少数文艺作品能改变我对世界的看法,《三体》就是一本。

(无剧透)

==总的感觉==

道德经里的一段话就是我刚读完《三体》的感觉:

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

看完《三体》后,我一口气把刘慈欣的全部作品都看了一遍。那段时间正在找工作,心情很郁闷。《三体》仿佛为我打开了一扇窗户,突然觉得,其实这个世界上这么些纠结的事情,都是浮云,实在没有必要郁闷。后来也就一个多月,就找到工作了。看看,这么说是不是很象一个宗教徒的见证?呵呵。

read more

柏杨和袁腾飞

以前台湾有个柏杨,现在大陆有个袁腾飞,都是发牢骚发到居然被称为“历史”大家的,人气很旺。我年轻的时候有幸逃过柏杨的荼毒,因为家里没有这么多钱买他的砖头。现在轮到袁腾飞来毁人不倦。

小年轻看袁腾飞的书很爽,就好比一个人一辈子只读过四书,突然给他一本《肉蒲团》,那还不觉得大开眼界,世界原来如此美妙,以前都是被蒙蔽了。其实世界上书多得很,谁叫你只读四书?

read more

今天看完了白寿彝《中国通史》

白寿彝《中国通史》,断断续续花了5年(从2006年)。这套书12卷、22册、1400万字,基本上是在手机上看或者听完的(用语音电子书软件)。

感想很多,但是现在没有心思来写。只说几句最笼统的感受。

这部书,单以其篇幅,就应该作为对中国历史感兴趣的读者做必备之案头参考。其中典志和人物传记部分,串起来看,4000年大势可知。史料综述和研究现状的介绍,也对深入阅读颇有裨益。

read more

明夷待访录

【今天已经说得太多,本不该再写。奈何翻paper的时候翻出以前看的《明夷待访录》,忍不住说我的乱想,免得忘了。】

我看了《明夷待访录》,很替黄宗羲庆幸没有生在今天。在今天,他大概也不过象众多键盘政治局委员一样,在某个论坛上指点江山,规划世界。这么说,到没有贬低的意思,比如刘涛的《中国崛起策》,井底望天的《大国游戏》,陈经的《官办经济》,我认为都是键盘政治局委员中极出色的,比各种官方的说法要靠谱的多。从某种角度说,比《明夷待访录》要靠谱。

read more

悼念我的书们

【写逻辑公式之余,意识流怀旧】

我在ISU的时候,买了很多书,图书馆淘汰下来的,大概有4000本,许多极好的,大部头、百科全书、全彩的。那纸质好的,犹如我们家妞的皮肤,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那原版的图鉴,试如柔荑,观如凝脂。所谓“书中自有颜如玉”,非是谓乎?

兼有古董,1835年的世界知识,满洲国的地图,大日本帝国的昆虫志。

一些不甚喜欢的或者贵的,我卖了。大部分,堆在车库里。离开Ames,我带不走全部,挑了大概1000多本运走,后来让人再寄我几百本。剩下的,竟没人要,全被人扔了。我常顿足惋惜这事。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