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工作的好处

作为一个码农,我喜欢在家工作。理由如下

  1. 家里网速快,比公司的网快10倍
  2. 没有网络封锁。公司的防火墙误伤以百记的技术网站,永远别想从正规流程获得解封
  3. 有一个48寸的显示器(电视),外加5台其他显示器。
  4. 不用为随时可能出现的会议提心吊胆
  5. 至少可以有7个小时的连续工作时间。7个小时远远大于3个小时加4个小时。
  6. 家里有我全部的藏书,资料伸手可得
  7. 随时有东西吃
  8. 穿拖鞋和短裤
read more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1)

今年是我来美国第12年了。12年看似漫长,其实也是弹指一挥间。有时候那些在中国生活时的场景,仿佛就在昨天,或伸手就可见的。但再细一看,又都模糊了。12年来学习、毕业、娶妻、生子,工作,比较中美两个国家的各种相同不同,其实在潜意识里一直都有。今天写一点,算是小结。

道不行,乘桴浮于海

12年前,2001年,为什么要出国?和不少同仁一样,实在是对国内做事的各种环境不满。12年前的中国,做事的硬件环境和软件环境大概比今天要再恶劣很多(当然,再往前更恶劣)。我开始读研究生的时候,实验室里什么都没有,连灯也没有,窗户玻璃都不全,一台486电脑还要两个人一起用。冬天的话,冷风里一个人坐在黑暗里码字,很诡异的感觉。

read more

安全网与冒险

最近想,有些聪明的年轻人,为什么不去冒一点点风险?不一定要象Bill Gates, Steve Jobs那样本科辍学,象Larry Page那样,发现有一个好的想法,又有实现的可能,赶快去实现,即使意味着推迟甚至不要学位了?

然后我问自己,我自己当年能不能做到?大概也是做不到的。今天能不能做到?要有多少准备才能承担相应的风险?

一个人敢冒多大的风险,通常取决于他有多大的安全网。

从小受到的教育,基本都是追求安全和避险。这些概念往往是根深蒂固在头脑里了,清理起来非常困难。

read more

[2008]5月微博

柿油主义者在地震中
2008/05/27 05:47:08 AM EDT

范美忠,南方都市报之流,基本上赶上焦国标前辈的水准了。

一群混蛋!

Tested by my assistant
2008/05/10 03:24:51 PM EDT

1. delete sth. from my old homepage : http://(…..)

2.send an email to Chinese-list, looking for a second-hand sofa

3. 歇后语from “三侠剑”: 茅房拉屎–脸朝外

胜手昆仑侠: 一口金刀压绿林,甩头一子震乾坤;三只斤镖无对手,压盖武林第一人。

又到凌晨3点
2008/05/10 03:00:55 AM EDT

read more

大道理,小道理[2008]

【原文写于2008-05-10】

刚来美国那会,特喜欢写blog – 那会还不叫blog,算网上日记吧。说许多大道理,人生感悟。其实写日记挺好的,回头看看可以知道以前的心态(前提是自己对自己诚实),检讨检讨进步了没有。

也说许多小道理,research之类无聊的事情。大道理需要服从小道理,这本是就是个道理,大道理。后来小道理多了,大道理也无趣,很久不写。

后来发现,老婆才是检验大小道理的唯一标准。

read more

地震与小我[2008]

【原文写于2008-05-14】

关于地震,我最感动的是两点。第一是我们的军队。什么叫人民子弟兵?这只军队不象某些军队,纯粹是国家的军队,更重要的,她是人民的军队。比较洪水,冰灾,地震中的中国军队,和在飓风中的美国军队,就知道国家军队和人民军队的真正区别。

第二是我们的人民。和2005年的新奥尔良不同,大灾之后社会秩序良好,没有绝望,更没有大规模的抢劫和暴力。我看到一幅路透社的地震灾区照片,露宿街头的孩子还在灯光下复习功课。新奥尔良的孩子,甚至美国的这一代年轻人,有多少能有这种精神呢?有这样精神,我们的民族和国家怎么能够不强大,不振兴?

read more

何日归家洗客袍[2008]

【原文写于2008-06-01 】

5月24日到26日,重游了Ames。 27,28两天载书驱车千迈而回。

三天里,恍如隔世。一切景物,如昨日,又如数年前刚到Ames时。时光倥偬,深感人生如白马过隙。与师友见,如梦中。整理藏书,许多往事自书页中扑映出来。恍惚中,总觉得一种失落,不知何故。

临行时,明华来送。下雨,在屋檐下说几句话。我说此时心情,蒋捷的那首词实在再恰当不过:

”一片春愁待酒浇。江上舟摇,楼上帘招,秋娘渡与泰娘桥。风又飘飘,雨又萧萧。”

read more

背Pi [2008]

【原文写于2008-06-28】

以前可以背200位的。今天复习一下,大体上还是记得的。

3.1415926535897932384626

4338327950 28841 971

69399 37510 58209 74944 59230 78164 06286 20899 86280 34825 34211 70679

82148 08651 32823 06647 09384 46095 50582 23172 53594 08128

48111 74502 84102 70193 85211 05559 64462 29489 54930 38196

(以上200位。最高曾经背到过250位)

44288 10975 66593 34461 28475 64823 37867 83165 27120 19091

{{BlogInfo
|page=Blog:Baojie
|title=Pi
|visitor=User:Baojie
|date=2008/06/28 00:00 EDT
|tag=Jie’s Words, Mathematics, Memory
}}

read more

我的检讨[2008]

【原文写于2008-07-13】

最近状态十分不好。今天晚上认真检讨。写得比较乱,想到哪些到哪,希望能剖析一下自己的病根,有助进步。

好歹也是30多岁的人的了,想成功最大的敌人无非是自己。其实原则都非常简单,就在于是否认真去做。关键就是一条:

”’凡事有轻重缓急,不要拖拉”’

过去多年,我发现我最大的毛病就是这方面的自律不行。刚来RPI的时候好一点,6月以后开始疲塌起来。

read more

2012新年

新年第一天,谈不上什么新年理想,只是又一次感觉到羞耻,又白过了一年。

如果说有什么希望,我希望在2013年的新年,不再感到羞耻。

————————–

在外面呆得越久,越深切地感受到,个人的命运和民族的命运是密不可分的。中国领先于世界,是世界的常态;最近一百多年,人类历史不正常;现在中国的崛起,无非是恢复常态,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read more

[2008]8-9月微博

将陈志武添加到我的鄙视名单中
2008/09/15 00:00 EDT |tag=Jie’s_Words, China, Economy

理由一:屁股问题

理由二:做五毛党不专业。

链接
* http://chenzhiwu.blog.sohu.com/ 陈志武博客
* http://www.ccthere.com/topic/1781851/1 陈志武的问题是屁股问题。

Matrix

2008/09/14 23:48 EDT |tag=Jie’s Words, Democracy

越来越觉得美国这个社会是一个Matrix。大多数人就象电池一样,给一撮金融资本家提供财富。为了这个系统的稳定,这小撮发明了“民主”这样一种Matrix,让广大电池们觉得自己有“选择”(Freedom),有生活,特有尊严(民主社会吗),特有人权。总统选举轰轰烈烈,其实对那一小撮,谁上台有什么区别呢?真有一两个不听话的总统,肉体消灭就是了。

read more

梦[2008]

[原文写于2008-08-31]

或许是我们这些自动机向主机的汇报时间

我想说什么? 我经常想说什么, 我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 我说出来的总之不大是我想说的.

或许我总之想从繁琐中解放出来, 去做一些我自己想做的事.

不妨列一列我想做的事, 不因为外界压力

* 我想跑一次马拉松
* 我想有一间书房, 全是书
* 我想养只猫, 黄的
* 我想研究层次化系统, 比如一种神经网络或者逻辑系统. 发展Entitism.
* 我想培养一个好学生, 真心热爱科学的那种
* 我想跟老婆去长途旅行, 和2004年或者2005年的那样, 就两个人.
* 我想找一个切入点把文史和专业结合起来, 这样以后就可以不内疚地上西西河.

read more

格物致知的废话[2008]

【原文写于2008-09-16】

做学问,如此。循序渐进,由内至外。

”’格物”’,便是做具体的工作。发挥自己的能力,知道自己的效率。养成良好的工作习惯。开始依赖与外界的督促和技术手段,慢慢过渡到自觉的阶段。比如和人合作写文章,守住答应的期限,这便是格物。比如看艰深的文章,迷茫的问题,不焦躁,分解任务,逐次进步,这便是格物。准备好一次发言,记录好一次会议,锻炼好一次身体,打扫好一次卫生,这也都是格物。只要不是光格竹子就好。

read more

在OWL工作组中[2008]

[2008-09-17]

最近觉得OWL Working Group的经历还是很有意思的。很多有启发的讨论。很羡慕那些年纪比我大的前辈,和年纪比我小的前辈们。有时候问自己,同样是年轻人,咋专业水平的差距就这样大呢?OWL WG的有些成员,真的很勤奋,我看email的速度根本跟不上人家写的速度。不知道海量的信息人家是怎么管理的。

对OWL这样一个复杂的语言,我的了解还是停留在很表面的层次上。很想有机会把过去一年多所有的Issue的文档都看一遍。

read more

挑战[2008]

【原文写于2008-09-30】

越发感到在RPI的工作挑战很大。业务不精,能力不够。ITA的工作要开新的方向,OWL的工作需要知识的恶补,Wiki的工作需要工程协调。要慢慢转型到项目协调人的角色,不光管理好自己的时间,也要管理好项目的进度。工作负担,过犹不及,要清楚知道自己和合作者的能力范围。

不过同时,每天都在学新的东西,每天都在改进,又是一个很高兴的事。

刚来的时候(3月份),就告诫自己不要陷在琐屑的工作中,丢掉自己的大局设计。我发现一个方法很好:在晚上没有人的时候,要抽出半个小时的时间,不要打开电脑,列一下今天做过的事,哪些是计划内的,计划外的,哪些是创造性的,哪些是事务性的(通常是“上班”时间的活动)。再列一下明天的任务。

read more

周末记事[2008]

【原文写于2008-10-22】

现在写不得长文,狗尾巴几句。

老婆大人搬过来以后,偶很高兴。作为生物,解决了我的吃饭问题;作为人类,解决我的穿衣问题。

老婆大人很体贴,让我睡懒觉,起来午饭已经好了。

和老婆大人奉旨逛街,恩准我带笔记本好好学习。向毛主席保证,我的确学习了…一会儿–上网之外。

老婆大人感冒了,我夸老婆擤鼻涕的动作好看。老婆大人很受用地说我放屁。老婆大人的鼻子全红了,向毛主席保证,我确实觉得很好看。

read more

真棒!

妞妞做好什么事情,比如自己吃饭了,自己穿袜子了,或者把垃圾送到垃圾桶里了,我们都会说:“妞妞真棒!”,再树个大拇指。

妞妞现在也学会了,自己做成一件事——比如听妈妈的话,把一个会唱歌的玩具关掉——就自己说一句:“妞妞真棒!”。她也树大拇指,可是往往同时伸出拇指和食指,做打枪“piapia”的那个动作。

妞也学会了表扬别人。今天妞看到一个大姐姐溜滑板,嗖的一下就过去了,就“Wow”了一句,然后举着小指头说:“阿姨真棒!”

read more

智学八卦之Horrocks[2006]

【Net.Weblog.20060324.txt】

【原文写于2006-03-24。那时候我还不认识Horrocks。2008到2009年,我在OWL工作组,Horrocks是工作组主席,有了更多接触。】

Ian Horrocks (http://www.cs.man.ac.uk/~horrocks/)在描述逻辑界可谓泰山北斗,常人不可望之项背。看他的履历,确也并非一条直线。1981年,Ian在曼彻斯特大学计算机本科毕业,去一家微处理器实验室,后来去一个数据流并行结构工作组工作。1983年他去了一家公司,负责字处理程序和桌面出版软件的开发。 (引自其博士论文)。直到1994年,Ian才回到曼大读硕士,95年毕业。又过了2年,作出了Fact推理机,拿到了博士学位。此时Ian已经40岁上下,无论如何不能算少年得志了。况且,他3年只有2个workshop论文(根据其个人主页),若按美国标准申请教职,怕连面试机会都不会有。

read more

拒绝多任务

这几年下来,我发现不能多任务是我几大特点之一。

我很喜欢做一件有趣的事,一直做下去。比如以前编程的时候,早上一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开始看昨天的代码;吃饭?总是想,等等,等这个bug被干掉了再说。然后一拖,就又到天黑了。

做项目,比如说同时有两个,我总是会编好其中比较有趣的那一个。一旦发现有趣的文章,就一直读下去,然后又发现更有趣的文章,一读就一个星期。一晃,另一个项目的电话会议日子又到了,只好抓狂,熬个通宵赶进度。

read more

三藩几件小事 [2011]

SemTech期间的一些微博

[2011-06-09]
昨天在三藩吃饭,饭店角落坐着一个黑女人,大概50多岁,突然走过来,问我们的面包吃不吃。我们都啃过了。中间一个人说,别理她。女人嘟囔着退回去,摆弄她面前的空碗。不久隔壁桌上人走了,女人伸手去抓他们吃剩的面包吃了。她吃完,路过我们,又嘟囔什么。我的面包并没吃完,心里还觉得有点愧疚。

[2011-06-09]
没想到三藩这么冷(不到15度),而波士顿这么热(超过30度)。这是第二次坐Virgin America。它飞机新,娱乐设备什么的都比较先进,还可以无线上网(收费),乘客间发短消息。上次坐,饮料免费,现在没有了。飞机上网,以后都应该“免费”(算在机票里),其实商机不少。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