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理财教育

我刚才在厕所看杂志,教人怎么合法避税。关于税,我父母没有教过我任何知识,因为他们自己从来不交税。前两天,我妈还很高兴地和我说,她很满意自己的收入,因为不用交一分钱(所得)税——和中国95%的人一样(最近起征点提高了)。

不光是税,关于理财的其他问题,我的家庭教育并不包括这些——因为和大多数中国普通家庭一样,一直无财可理。所以到了美国以后,我还是一头雾水。直到某一年,突然恍然大悟,原来这里面有这么多名堂。一算,已经白白多给了美国政府上万刀。更不用说股票,债券,基金,这些名堂了。

read more

XBRL,金融数据和语义网

浏览了几个中文的新闻,均来自XBRL中国官网

语义网技术提升XBRL功能 (2010-07-14)。相关的英文文章是 Consuming XBRL Financial Information: Semantic Web Prototype App Aims To Make It Easier, Faster, Automatic — And Socially Connected (2010-07-14)

文中的Dr. Graham G. Rong,是我们(RPI)在MIT的合作伙伴。Rong博士和我在2010年1月在MIT的一个Linked Data课程上相识。他有金融领域的背景和人脉;我们聊到我对金融数据的兴趣,Rong博士就向我介绍了XBRL。这就开始了后来的一系列工作(见前一篇文章《基于语义网的证券分析》)。由于这个工作和RPI现在做的政府数据方向颇有关系,我们得到了TWC Director Hendler教授的支持。我们一个博士生,Xian Li也有金融领域的工作背景,也参与到这个方向上来。

read more

基于语义网的证券分析

Xian Li(李娴)和我, Jim Hendler合作的一篇文章“Fundamental Analysis Powered by Semantic Web”[1] (基于语义网的基本分析)获得了2011 IEEE Symposium on Computational Intelligence for Financial Engineering and Economics ( in IEEE Symposium Series on Computational Intelligence 2011)最佳论文。

这篇文章是前一篇文章“Representing Financial Reports on the Semantic Web - A Faithful Translation from XBRL to OWL”[2](在语义网上表示金融报告——从XBRL到OWL的语义保真翻译)的继续。

read more

吃骨头不吐骨头皮

终于完成了今年的报税工作,花了我预期时间的5倍时间。肉痛之余,说说美国的税。数字比较多,枯燥,没耐心的可以直接跳到最后一段。

网上常看到一些关于中国税负世界第二,及和美国税负比较的文章。用“中国税负”或“税负痛苦”搜一下,海了去的文章,我这里懒得列。这种GP文章大多似是而非,是写这种文章的人根本就不知道,或者存心不想,去做一些基本的调查研究工作,抓住一两个概念(比如“馒头税”)或者统计数据就开始无视其背景开扯。尤其是关于美国的部分,十有八九是在说一个穿越过去的平行宇宙。这种文章,特别滋养恍然大悟党,几千个回帖都算是少的。在今天这个穿越无罪,YY有理的大环境,周朝人可以喝茶(《赵氏孤儿》),宋朝人可以啃玉米(《新水浒传》),为什么今天我们就不可以穿越到一个轻徭薄赋的美国去呢?亲?

read more

东市、西市和股市

若论唐宋城市的的差别,莫如从坊市到街市的发展。原来在唐代城市,市场在专门的街区中,并不是对着大街开门的,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店铺……有同学说了,不就是Shopping Mall吗。唔,差不多。比如长安,有东市、西市(见左图,来自Wikipedia),每天中午开市,到了天黑就关了。到了宋代,商铺开到了大街上,就象同学们在《清明上河图》里看到的,非常适合压马路。有历史学家说这是进步。至于为什么压马路比逛Mall进步,有待进一步学习。

read more

货币代表的是语义信息,而不仅是信息

接着”货币的量纲是焦耳/开尔文“扯。我现在做的这个项目,叫做语义信息论(semantic information theory)。这是一个少有的,我感兴趣又可以拿工资的工作。一起合作的,有人工智能,通信理论和算法方面的几个大牛,都是些极聪明的人。这是背景。

上面讲货币的本质是有序度的测量。哪一种有序度?传统信息论,研究的是随机信号,并不考虑信号背后的意义。DNA上一比特,和AV的一比特,无差别,所谓对错。

read more

货币的单位是焦耳/开尔文

这是我1996-1997年开始的一个观点,2008年金融危机后加深了这个看法。

不记得以前是不是写过文章解释这个观点。基本的思路是这样的

  • 现代社会货币的本质是信用(所以温家宝说,信心比黄金更宝贵)。
  • 美元对黄金脱钩后,目前这个国际货币体系的运转,依赖于对美元本身的信心。人民币发行很大一块是基于外汇储备(其实是被迫的),所以人民币的购买力间接的依赖对美元的信心,当然,对本国经济的信心是主要的。
  • 最根本的技术指标,就是美国国债的利率。这个利率,在各种主权债券中,是非常低的。你去投资发展中国家债券,搞不好可以10%回报,因为它的利率是非常高的。大家都认为美国政府是不会赖帐的–现在这样看的人在减少,据说莫迪也在考虑给美债降级–但是大多数人还是这个看法。
  • 当然,人们以前用其他货币,也是基于信心。
  • 这个信心的培养和丧失,是通过一系列的社会契约。元朝后期不断动用宝钞的准备金,这是公开做的,这个信心就垮了,通货膨胀。美国要杀萨达姆,因为他要搞石油的欧元结算,这是美国履行对他的货币的义务,这个战争行动就是履约。这约履得不好,所以美元指数从120跌到80。所以每一单位的货币,本质上就是对社会契约度,也就是可预测性的一种度量。
  • 具体的技术操作上, M0(纸币硬币),M1(+活期储蓄),M2(+货币市场帐号,小额定期储蓄),M3(+其他各种定期储蓄),就是这个契约性的一步步放大。其他的,还有股票,股票的n阶导数(期权),期货,房子,君子兰,郁金香,QQ币,等等。
  • 货币一级一级的放大,所谓的乘数效应,就是对这个契约程度的数量化。风险大的投资利率高,风险小的利率低。这个风险,就是对未来的不可知性,其中最主要的成分是违约的概率。
  • 所以货币的制造,就是对风险进行的量化。极端的说,如果世界上所有的人都100%不会违约,那我们想制造多少货币就制造多少货币(当然,那时也就不需要货币了),反正利率,准备金,保险都低得可以忽略了。反之,如果世界上的人的行为都是随机的(天下大乱),那也谈不上什么预测,钱就真成了废纸。
  • 数学上,一个变量的风险可以用标准差度量。变量很多的时候,可以用熵。一块钱,我可以拿来做很多事,这个事情越多,这个钱就越“值钱”;这个对可以做的事情的多少的数学期望,就是货币的熵,准确的说,负熵。系统的可预测性越好,选择越多(代表参与契约的人越多),负熵越大,钱更值钱(所以在货币扩张的过程中,国家有铸币税的好处)
  • 回到信息论,负熵就是信息,系统有序度的度量。
  • 熵的单位是焦耳/开尔文,说它是比特也可以。 1 比特 =k ln 2 焦耳 / 开尔文 =0.957 × 10^-23 焦耳 / 开尔文。

最后说一句,有人认为人民币会贬值,我看这种看法盯住了一些短期技术指标,却看不到货币的本质。随着对中国经济整体的信心的增长,中国内部各种契约程度的加深(比如社保),人民币的内在价值那肯定是一个又一个比特地涨。凡是一个国家内部发生这种秩序的增强,而货币长期不升值的,我还没有见到过。

read more

股票和信息论

股票跌了,跌得鬼子哇哇叫。目标:Dow,11000点;SP500, 1180点。奇怪吗?一点不奇怪。从去年年底开始,超买信号就很强,没有日本地震,也有别的第二只靴子掉一来。

对搞博弈论和信息论的,没有比股票市场更有趣,更现实的的样本了。香农40岁退休,后面的35年据说都研究股票了,年化投资回报率28%。(见道升随笔829:信息论鼻祖香农的投资手法)他的文章是没发,我想如果发了,一定得炸药奖。

read more

中美股市区别

一些很有趣的区别,某些颇可以体现文化的差异

美国股市,红代表跌,绿代表涨。
中国股市,绿代表跌,红代表涨。
所以你听说股市收绿,一定要先问问是哪国啊?

美国股市不午休。欧美股市似乎都是如此。
中国股市要午休 一个半小时。亚洲股市似乎都是如此。
莫非和早饭吃什么有关?

美国股市,大多数基金跑不赢大盘。
中国股市,全部 基金跑赢大盘(2010年)。
我的解释:中国股市散户太多。散户和机构(基金等)对赌,整体必输。
人傻,钱多,速来。
下面呢?
下面没有了。
长远看,中国市场也会回归理性,瞎炒的人会减少,大多数人会接受<10%的长期回报率是很棒的事(其实8%就很好了)。 养老基金以后会成为股市主力。那时,大多基金的表现就会弱于大盘了。

read more

自由

一说起某国不自由,多是说政治自由,言论自由。其实芸芸众生,何必需要关心这些?自由有许多种,“天予多情不自由”,是一种,“ 万类霜天竞自由”,又是一种。年青,追求免于唠叨的自由,这是一种;以后老了,追求有个人可以唠叨的自由,这又是一种。

以前在国内觉得吵,几乎没有时候能自己一个人处。到美国的第一天,住下,最大的感觉是安静,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安静。这是一种自由。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