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家科学基金的评审(2)

再次声明一下,这个博客上的话,都是噪声、胡说八道。这是开博第一天就定的基调。如果你被我误导一次,shame on you;被我误导两次,shame on you, too。

东市买雀巢
西市买睡袋
南市买钢锥
北市买布带
悬梁刺股精神抖
截止日期不我待
笔底龙蛇迤逦走
腹中锦绣抖擞卖
子建七步已成篇
扬雄皓首尤运艾
安得猪肉千万桶
天下寒士每人分一块。

这首开场诗,单表大小范进们,每年为NSF欢,为NSF悲,为NSF衣带宽,人憔悴,图他那种种好处。多少好处?这里我们只算 “Small”类项目。大的,上百万的,需得穿长衫的,人头熟的,慢慢地地坐着申请。才起步的短衣帮,大抵没有这样阔绰,各种委员会里没有座位的,40万就足够打发–能站着把钱给挣了,也是好汉。就算40万,三年的那种。

read more

美国国家科学基金的评审(1)

美国国家科学基金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NSF) ,负责美国除医学外很多学科的基础研究资助。医学有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NIH),一年经费310亿刀(2010年)。NSF要照顾的山头更多,钱呢,…,当然更少,2010年69亿刀。有天理吗?(对咆哮体手痒的同学,发挥一下?)

我读书,被NSF饲养了几年,剩下的年头吃NIH的饲料,不免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每次灌水要写致谢,都是真心的,骗你小狗。(最近吃别的机构的饲料,每次写致谢都不是真心的,骗你也是小狗。可见我是有原则的,不象大多数人大代表。)

read more

中美股市区别

一些很有趣的区别,某些颇可以体现文化的差异

美国股市,红代表跌,绿代表涨。
中国股市,绿代表跌,红代表涨。
所以你听说股市收绿,一定要先问问是哪国啊?

美国股市不午休。欧美股市似乎都是如此。
中国股市要午休 一个半小时。亚洲股市似乎都是如此。
莫非和早饭吃什么有关?

美国股市,大多数基金跑不赢大盘。
中国股市,全部 基金跑赢大盘(2010年)。
我的解释:中国股市散户太多。散户和机构(基金等)对赌,整体必输。
人傻,钱多,速来。
下面呢?
下面没有了。
长远看,中国市场也会回归理性,瞎炒的人会减少,大多数人会接受<10%的长期回报率是很棒的事(其实8%就很好了)。 养老基金以后会成为股市主力。那时,大多基金的表现就会弱于大盘了。

read more

BRIC

我要是俄国人,看到BRIC的说法,找块豆腐撞死。俄国什么时候开始可以和中国,还有,还有,印度,并列了?当年怎么也是八国联军主力啊,怎么现在成了“新兴市场”,发展中国家的代表了?在欧洲,祖上500年的基业丢个精光。戈尔巴乔夫最好老而不死,否则见到彼得大帝,肯定会被tjjtds

没时间

其实世界上没有没时间这回事。只有时间分配不好,和假装工作浪费时间。我自己就常在办公室发呆,或者做一些看似是工作的事,比如整理paper,比如删垃圾信。不好,要改。

过去一年,很大比例的时间去做review,1/4至少。今年全部推掉,一个新的都不要。

非常不想去开会,去年开了5次会,加一起20多天。今年决定哪里都不去,除非老板逼我去。

少写文章,除非老板要求,不写workshop和conference。Journal是我的短板(如果在教育界发展),补上。

read more

自由

一说起某国不自由,多是说政治自由,言论自由。其实芸芸众生,何必需要关心这些?自由有许多种,“天予多情不自由”,是一种,“ 万类霜天竞自由”,又是一种。年青,追求免于唠叨的自由,这是一种;以后老了,追求有个人可以唠叨的自由,这又是一种。

以前在国内觉得吵,几乎没有时候能自己一个人处。到美国的第一天,住下,最大的感觉是安静,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安静。这是一种自由。

read more

去DC两天

Manchester(NH)机场(MHT)很小。我很恐惧去波士顿坐飞机,所以只要可能,就来MHT,不堵车。

“公家”订的票,要1100刀。同样的票,我在Expedia上只要160块。呵呵,所以什么东西只要要政府搞,很难经济。奥巴马要搞国立的医疗保险,我反对(无效)。

5460的密码找回来了

有好几年没上了吧。我一直奇怪Facebook有什么好,5460在1998年就可以做它大部分的事。

居然大家都30多了,发福发福。还好,还没有见到几个秃顶的,大概过几年就可以看到了吧。

(妞妞还不肯睡觉,在叫爸爸,听得我心里那个舒坦)

新博客:语义噪声

其实这是我第一个“正规的”的博客。我一直以为,博客无非就是网络日记。如果这样定义,那我的第一个博客始于2001年。之后陆陆续续用wiki建过两个,也在msn space或blogger上有零星的文章,都不稳定。现在计划把这所有的内容都在此重新整理一遍。无期限,也许1年,也许30年–如果30年后这个网站还存在 cap 我还存在。

据说现在wordpress.com还没有被墙。我嘴巴很大,难免哪天就会无意或者故意说一些犯忌的话。如果被误伤或者咎由自取,我会开一个阉割过的新浪版本。韩寒嘴巴比我大,现在他的博客还存在着,所以我的这种担心或许是多余的。不过真理部的行事,一贯的高深莫测,比如我一直就不明白为什么baojie.org是被墙的。

read more

信源编码与洗脑

据说真理部和中国男足是改革开放后唯二没有进步的部门。对此我深表赞同。

比如说,真理部据说是搞宣传的,可是连个自己的网站都没有,更不用说自己的英文官方译名,弄到自己在维基百科英文版上的名字还是贬义的Propaganda Department而不是中性Publicity Department,叫人想帮它正名都没法。我们中国人最讲究名正言顺,名都不正,还谈什么宣传?

真理部最大的失败,不在于它宣传了什么,或者不准宣传什么,而在于它给人一个印象就是它是搞宣传的。洗脑的艺术,就在于让受众飘飘然不知道自己在被洗脑。赵本山卖拐给范伟,断不会说我是在忽悠你。我到美国十年,最大的感触之一就是美国媒体忽悠的妙处,以及我们勤劳善良朴素勇敢的美国人民不以为自己被忽悠的这份淳朴。

read more